最新消息:

失婚人(4)

潮·科技 admin 浏览
失婚人(4)
 
原创:你的赞赏离婚再婚后1周前
 
 
公交车到商业广场,不动了,司机说:“下去吧,车坏了,等修”。一车人咕哝着涌出,很快挤占了一段路面,或翘首张望,或三五抱怨,焦躁之气无遮无拦地在人潮中涌动。王茗一个人立在路边,因为无聊,脚后跟蹭着马路牙子上上下下地蹦着。
 
一个30左右的男人,穿着咖啡色棉夹克,牛仔裤,运动鞋,站在旁边,头发竖着,像是来不及收拾,又像是特意弄的潮流模样。
 
他嘴角含着笑,王茗觉得这人很面善,于是靠过去站着,她拿出电话打给领导请假后,就安心的在这里候着。男人凑过来说:“估计下一班车快来了。”王茗不习惯自来熟,嗯了一声就不做声。
 
车子终于来了,王茗皱着眉,缩在人群背后,车门处都是人,怎么关都关不上。个子矮的直接就人按压在人群堆里,胖的人肉被挤得压缩了一圈。
 
“大家注意,要关门了。”司机一声大叫,门被关上了。王茗眼睁睁的看着车开走了。
 
“你去哪个方向,我打车,要顺道不如捎你一截。”那个男人也没上车,在她身后说。
 
“哦,我去xx路。”王茗礼貌的回复。
 
刚说完,就有一辆空车过来了,王茗却犹豫了,男人连忙伸手拦截,边扭头对说,“一个人、两个人,一样的钱,何必浪费呢?”
 
话说到这份上,王茗只好上车了。男人坐前面,王茗坐后面,男人给她一张名片:申报,头衔:资深工程师。王茗想,申报不是上海的报纸吗,不是申请的意思吗?这人的名字倒很有意思。于是,把名片放进了包里。
 
王茗有点局促地说:我没有名片的,我们部门还没有给我印,我来公司才几个月。为了避免接下来申报和她谈话,她故意拿出了手机来看,手机屏保显示现在是15点10分。
 
这一天同一个时刻,在中国的某个县城,刘优优正递给母亲薄薄的几张钞票,她当然读懂了母亲眼睛里的失望和寒冷,她开始自责自己赚的实在太少了。
 
但目前她只有这点能力。目前她几乎陷于绝境——失业失婚失去健康。
 
继父的失望在表情里写着异常清晰,眼里是嫌弃,嘴角是不屑,就连拿着遥控器的手也是透着寒气的。继父的视线依旧停留在电视机上,看都没有看刘优优一眼。
 
她开始后悔,后悔这个时候回家,后悔不能衣锦还乡,后悔不该意气用事,后悔不能屈服于现实。
 
但是已经回来了,又能怎样呢?于是,这几天,她在家里洗洗刷刷,把家里的每一个地方都做了彻底的清洁;承包了家里的一日三餐,但是这些都不能变出真金白银,所以,母亲和继父的脸色依旧如霜。
 
这天,母亲让她去相亲,为了换一回母亲得好脸色,她只得听命。走进酒店大厅,玻璃里印射出了她被精心梳理的发型,像开的关屏的孔雀的尾羽放射出短促而又持久的光芒。
 
微信扫一扫
 
关注该公众号

转载请注明:前瞻资讯网 » 失婚人(4)

文章底部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