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

娜娜抢着说:“当然是人的脑袋了

潮·科技 admin 浏览
晚饭上,三个孩子津津有味地吃着,兴致都很高。亮亮说:“你们说馒头和人的脑袋哪个结实?”娜娜抢着说:“当然是人的脑袋了。”亮亮说:“不对,今天中午上数学课的时候,马老师发现赵大龙在桌子下做小动作,马老师提醒了他几次,大龙没有察觉,非但没有停下来,发出的响声反而更大了。马老师认为他又是在玩什么东西了。马老师走过去就叫大龙把玩的东西交出来,大龙不交。大龙的同桌赵新突然伸出手,抓出了那个装东西的包,想交给马老师,大龙一看急眼了,猛地一夺,这一下可了不得了,只见从包里飞出两个东西,一个碰到赵新的头上,一个飞向窗户,只听玻璃”哗啦“碎了。再看赵新的头上”长了一个新馒头“,大家当时就吓了一跳,可又一看,飞出的那两个东西,竟然是两个馒头!我们忍不住都大笑起来。你看是不是馒头硬?”
 
娜娜好奇地问:“那是什么馒头这么厉害?”亮亮说:“大龙的父母不在家,只有生病的奶奶照顾他。奶奶早晨做不成饭,就只能让他啃两个凉馒头。馒头放得时间长了,就变硬了,大龙在班空里不好意思拿出来,怕大家嘲笑他,只有在上课的时候偷偷摸摸啃几口。今天饿得很,吃的动静大了些,让老师发觉了。”亮亮的一番话,连说带比划,逗得娜娜大声笑起来,而阳阳只是抿着嘴笑。丽梅说:“不要嘲笑他,不幸的孩子多着呢!我要再出去打工了,那么你们不和他一样吗?谁有了困难我们不能嘲笑他,要伸出手来帮帮他,这叫善良。做人就要善良。”亮亮说:“我就做到了善良。今天我和姐姐拿钱买饭时,我骗姐姐说我饿得很厉害,就多买了两个包子,送给了大龙,起初大龙不肯要,最后还是和我一起吃起来。”丽梅拍了拍亮亮的头,说:“好孩子,你做得很对。”
 
一转眼,半个月就过去了。小河依然没有来水,干涸的河床上裂的缝又大了些。人们都愿用河水浇地。只要把带上机器和水泵,固定好,机器一开,就可以浇地了。河水浇,水量大,成本低,还不用排号。而用机井抽地下水可就麻烦些了,机井少,就需要排号。这一生产组需要去李四安那里排号,按号依次浇地。大家只需带上水龙带,铺到自己的地里就可以浇了。机器用的柴油都是自己的,另外需每亩再交给李四安10元钱,算作劳务费。丽梅机房里找到李四安。李四安正在那里鼓捣一个手机,他一看丽梅进来了,两眼放光,站了起来,说:“小花婶子来了,快往里坐。”又说:“小花婶子漂亮爱干净,让我给你吹吹土,卫生卫生。”果真把床边的小凳子吹了吹。机房不大,一张小床、一张桌子占去一大半空间,凳子就放在右边狭窄的空间里。丽梅抬头看了看,皱了皱眉头,她本来是不想进去的,可又想,自己有求于他,还是进去好。于是她就走过去,身子朝外,斜坐在凳子上。谁知李四安也凑过脸来,坐在床沿上,这样两个人的脸对脸,膝盖处都快挨在一起了。丽梅感觉很窒息,赶忙将身子往外扭过去,丽梅说:“我要浇地,先挂个号。”李四安说:“小婶子浇地,好说。哎呀,那天我在你那床上躺一会儿,香了我好几天。今天我老远就闻到香味了,知道就是小婶子你来啦,小花婶子,你可真香啊!”丽梅说:“少贫嘴,说正事。我第几号?”李四安说:“好,说正事,让我看看你几号。你替我把手机拿着,让我拿出本子看看——”丽梅无奈地接过手机。李四安装模作样的去拿本子,可他的两条腿已经顶到了丽梅的大腿外侧,一边斜着眼偷瞧丽梅。丽梅用眼一扫那手机,手机是直板彩屏的,只见屏幕上一个丰乳肥臀的裸体女人正挤着眼,充满诱惑,全身还不停地抖动着……丽梅的手如蝎子蛰了一般,这时也感觉到了李四安的身体的异样。丽梅“啪”地一声把手机摔在了地上,“噌”地一声站起来,大声说:“李四安,你这个流氓,你想干什么?”说着一步就迈出了机房。丽梅想这空旷的野外,不见个人影,一定要提防着这个小子。李四安忙收回了腿,把身体坐正,又翻了翻那个小本子,才一本正经的说:“我怎么流氓了,喊那么大声干什么?我又没吃你。你家排在第12号。”丽梅说:“怎么,我过来这么早,为什么我是最后一个号?”李四安说:“你早什么早?别人在过年时在酒桌上就给我挂好号了。李大山过年时把酒都送给谁了,怎么想不起我呢?这一会你们到想抢个先。”丽梅说:“你无赖,你欺负人。”李四安说:“不信,你可以转转,问一问其他几家,看是你早还是别人早。”丽梅知道和这种人吵也没用,回到家就告诉公公婆婆,公公李振宽说:“让我去找他,骂他个龟孙子。”婆婆说:“你身体刚好一些,就别再动气了,你就是骂他一通也早浇不了,反而会把别的人家也得罪了。一得罪一大片,那样可划不来。我们的麦子种的时候用的是河水浇的地,墒情好,晚浇上几天,麦子也长不差。还是丽梅说得对,这小子不是人,以后还是要多防着他点儿。”丽梅点点头。
 
前面的几家都浇完了,轮到丽梅了。丽梅带了化肥、柴油来到地里,李四安躺在小床上却说机器坏了,正准备修理。丽梅心想十有八九是这小子扯谎呢!丽梅说:“机器不是刚维修的吗?怎么用了这几天就坏了?”李四安说:“刚修就不坏了吗?这机器和人一样,也愿意让人摸摸,鼓捣鼓捣才舒服呢。”丽梅说:“那你咋不快修啊,我什么时候才能浇地呀?”李四安说:“这我可说不清,什么时候修好就什么时候浇地呗!”丽梅急道:“你要不快些修好,我就找村主任去。”李四安说:“你找谁告我也没用,谁来也得让我修好啊!”丽梅心里气呼呼的,找到了村主任。村主任随丽梅到了水泵房,看到李四安把柴油机拆开了,地上散了一些零件,村主任说:“大山媳妇,你看四安不是正在修吗?你想早点把地浇了,这种心情我也理解,但可不能乱讲话,还要实事求是嘛。”丽梅知道李四安是在摆样子,可也没办法。村主任说:“四安,抓紧修,你看大山家老的老,小的小,她一个女人家里里外外的也挺不容易的。让她早点把地浇了,这春灌可是耽误不得的!”

转载请注明:前瞻资讯网 » 娜娜抢着说:“当然是人的脑袋了

文章底部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