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

一时半会儿也不会住雨的

潮·科技 admin 浏览
可是从半夜时就下起了雨,春雨贵如油啊,丽梅心里那个高兴啊,心想:真要是下大了,就连地也不用浇了,又省钱又省力。早晨起来,雨还在下。丽梅抬头看了看天空,天空阴沉沉的,云层面很大,也很厚,看来雨在短时间不会停下来,这遍返青水是不用再浇了,但这遍化肥还是要追的。如果天晴了去追肥,地松软,没法下脚干活,若等到地干些,尿素的肥效就会散失。只有把化肥随着雨水撒到地里,溶化了,麦子才好吸收,这也是最好的办法。她决定就趁着下雨就把化肥撒到地里。她告诉了婆婆一声,就穿了雨衣、雨靴,先推了三袋化肥,就消失在雨里了。到了中午,丽梅就把化肥撒完了,回到家,里面的衣服也都湿透了,丽梅浑身冰凉。婆婆赶紧给她找了干衣服。丽梅说:“别换了,反正已经湿了。让我把你们的化肥都撒完了再换吧。若是等雨停了,就不能撒了。”婆婆说:“先换了衣服,吃了饭再说。天这么凉,你在雨里这么久,一个女人,万一留下什么病根,就很难治好的。听我的,那些麦子就一点儿也不收了,咱也不能得病啊!”丽梅说:“那好吧。我先换衣服,再吃饭。看这天,一时半会儿也不会住雨的。等吃饱饭,身体暖和了再去,你看老天爷也都在帮我们呢!让我们又省钱又省力,咱可不能枉了老天爷的一片好心啊!”婆婆说:“不如让你爸和你一块去吧。”丽梅说:“那哪行?我爸的病还没好清,可不能着凉的。我自己能行。”婆婆看劝不住,就只好给丽梅盛了饭,又给丽梅找了一件好雨衣。丽梅吃饱饭后,又装上了另外的三袋尿素,披了雨衣,又出发了。
 
这时雨更大了,天更冷了。尖冷的风裹着雨点漫天飞舞,丽梅的三轮车几乎寸步难行,车胎上又沾满了泥,丽梅只能推着车子走。雨水扑面而来,眼都睁不开了。有些水从脖子往衣服里渗,雨中还夹杂着冰碴,打在脸上,感觉生疼。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,田野里几乎看不到人。丽梅奋力地往前推着。车胎上泥多了,车子推不动了,就停下来,找根棍子戳戳夹在车轮与车瓦圈之间的泥,清理以后就觉得轻些,走不太远,就又要停下来,再用棍子戳戳泥。丽梅的身上又是汗水又是雨水,终于捱到地里。
 
到了地里,把化肥倒在盆子里,上面再掩一层塑料布,以避免化肥溶解在盆里。丽梅踩到麦田里,靴子一下子就陷进去很深。雨水下得多,泥土松软,都变成软泥了。丽梅每踩一脚,再拔出腿,都要费很大的力气,身后留下一个个大泥窝,有的麦苗就陷在泥窝里。丽梅知道这样撒肥料太慢,还会毁坏麦苗。于是,她就脱掉靴子,挽起裤腿,脚一踩下去,冰凉的水使她大了个寒战,可她不顾这些了,只有一个念头,抓紧把化肥撒完。
 
风雨里,一个浑身湿透、一个蓬头赤脚的女人一步一步跋涉着,拔出一只脚,又陷入另一只脚,脸上、身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,只有一只手机械地扬起,一下,一下……丽梅真想在空旷无人的田野里大声哭嚎,或者大声吼几嗓子,她没这么做。她知道生活的艰辛和无奈。生活就这样消磨你、煎熬你,直到你病倒躺下,不能动弹,在生活面前低下头;你付出之后得到些许收获,用汗水、用心血、用孤独、用身体换来些许收获,不知是该欢喜还是该哭泣。丽梅没有想那么多,只感觉到无奈就够了,反正你得去做,她就去做了,没想为什么,到底该做与不该做?生活是不能想得那么清,要不然,你过下去的勇气也就没有了。丽梅撒完最后一把,一下子直起了腰,恨不得飞跑回家,可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,真想一下子躺下去,即使是冰冷的泥土里。天黑下来了,丽梅望着麦田里自己踩过的模模糊糊的脚印,陡然又生出一丝力气,缓缓地推起车,往家赶去。

转载请注明:前瞻资讯网 » 一时半会儿也不会住雨的

文章底部广告位